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2:03

十里红妆为君欢全文阅读

十里红妆为君欢全文阅读

萧湛林青黎的小说名字叫做《十里红妆为君欢》,十里红妆为君欢是一部短篇古代言情小说,作者十一,全文讲述了帝后大婚举国同庆,可林青黎作为那个皇后,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如愿嫁给了自己最爱最仰慕的那个男人,可他娶她不过是将她当做替身,当做手心的一颗棋子。

第1章 十里红妆

  邺城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从入冬开始,鹅毛般的大雪便飘飘洒洒下了个不停。

  我站在高高的宫墙上,看不远处的宫里冰天雪地,十里红妆。

  扶翠拿了一件披风替我披上,小心翼翼的劝我,“娘娘,这外面天寒地冻的,咱别看了,回去吧,仔细别冻坏了身子。”

  我摇头,固执的趴在宫墙上不肯撒手,“让我再看一会儿,就一会儿,宫里好久都没这么热闹了。”

  ——东漓国国君纳后,锣鼓震天,举国欢庆。

  萧湛不让我参加封后大典,所以我就只能等他走后悄悄的看。

  “娘娘……”扶翠还想劝我,不过估计想着我这倔驴一样的性子说了也不会听,索性便气恼的跺了跺脚道,“那奴婢去给你换个暖炉。”

  我想跟她说不用了,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她便夺了我手里早已冰冷的暖炉,一溜烟跑了个没影儿。

  这丫头,近来越发的没规矩了,看来得抽空好好说说她才是。

  手里没了东西,我干脆整个人都趴在了宫墙上,远远的望见一身大红色喜服的萧湛旁边立着一个身着凤冠霞帔的女子,那应该就是东漓国的新王后了吧。

  可惜我这里离得实在太远了,看不清她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哎,你们听说了吗?据说咱们这新王后的那张脸啊,就像是照着前边儿那位公主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位公主死而复生了呢。”

  “真的假的?世界上真的有长得如此像的两个人?”

  “不然你以为她凭什么当上王后?不就是凭着跟那位公主一模一样的脸。”

  “话是这么说不错,就是可惜了昭和宫那位……”

  我脚下突然一滑,不由得惊呼出声,背后的声音也随着我的惊呼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厉喝,“是谁在哪?”

  我有些尴尬的转过头去,刚刚闲聊的宫女太监看到是我,个个都吓得面白如纸,纷纷跪倒在地,“黎妃娘娘恕罪,奴才们不知道娘娘在这里赏雪,惊了娘娘……”

  “罢了罢了,我就是闲来无事随便看看,你们忙吧,不用理会我。”我向来大度,假装没听到他们刚刚的闲言粹语。

  那些个宫女太监听了我的话千恩万谢,如蒙大赦。

  而我却突然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致,只得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皑皑白雪泱泱的回了宫。

  一整个晚上,我都恹恹的,做什么也提不起精神来。

  跟外面的热闹喧嚣比起来,昭和宫安静得就像一座冷宫。

  我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心里寻思着,萧湛现在应该正在同那位新王后洞房花烛吧?

  那个传闻中和漓公主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女子。

  准确来说,萧湛后宫里的每一个妃子都多多少少跟那位漓公主有些相似,或眼睛,或鼻子,或眉毛,唯独我,是个例外。

  若非要说我跟那位公主有什么相似之处的话,大概就只有我名字里的那个“黎”字了吧。

  脚下的暖炉已然冰凉,我换了个睡姿隔着帘子喊:

  “扶翠,去帮我换个暖炉来。”

  很快便有被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传来,跟着我脚上的被褥被人掀开,下一刻,我那冰冷的脚丫子便落入了一双温热的大手里,“怎么这么凉?”

  熟悉的气息,以至于我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瞪大眼睛看着萧湛,话里却酸意十足,“皇上这时候不陪着新王后洞房花烛,却跑到臣妾这里来做什么?”

第2章 避子汤

  “朕道爱妃今日怎的这么反常,原来是吃醋了。”萧湛轻笑一声,然后十分轻车熟路的翻身上床。

  吓得我惊慌后退,“你做什么?今日可是封后大典,你不去……唔……”

  话未说完,我的嘴唇便被一片薄唇堵住,剩下的话自然也就无声无息的咽回了肚子里。

  唇舌交缠,衣衫褪尽。他冲进来的那一瞬间,我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

  “我弄疼你了?”萧湛伏在我身上,哑着声音问我。

  我摇摇头,却因为他这一句话莫名想哭,我觉得自己矫情又做作,怕他看出端倪,索性闭了眼将双腿环上他的腰。

  萧湛的动作很粗暴,仿佛要将我贯穿,而我用尽全力迎合着他。

  直至蜡烛燃尽,激情退却。

  “最近天凉,记得盖好被子。”萧湛轻轻的在我额间落下一个吻,然后利落的翻身下床。

  他从不在我这里过夜,没错,从不。

  有内监过来替萧湛更衣,扶翠则捧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立在榻前。

  避子汤。

  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哪根筋搭错了,我半支起身体,一只手撑在床上,一只手遮住自己胸前的春光,然后刻意用一种肉麻到死的语气跟他说,“皇上,臣妾今天不舒服,不想喝这……”

  可惜我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萧湛用一个眼神给堵了回去。

  我识趣的乖乖端起那碗避子汤,仰起头喝了个一干二净。

  他可以让这后宫里的任何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为他生儿育女,唯独我不能。

  因为,我长得不像那位死去的漓公主。

  萧湛再也没有看我一眼,只冷冰冰的对扶翠交代了一句“好好照顾黎妃”,便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他那决绝的背影,让我恍惚以为,刚刚对我嘘寒问暖跟我抵死缠绵的人好像并不是他。

  偌大的昭和宫再一次安静下来,扶翠弯着腰帮我整理好床铺,满脸的欲言又止,“娘娘,天色不早了,您早些歇息吧。”

  我摆摆手示意她退下,自己却兀自一个人靠在床头发呆。

  入宫七年,因为我是唯一一个跟那位漓公主长得全然不像,萧湛却还对我七年如一日的人,所以我以为,这满后宫的2017注册秒送金都不过是那位漓公主的替身,一旦萧湛对她们失去了兴趣,她们就无异于被打入冷宫,可我却从来没想过,在萧湛眼里,我甚至连替身都算不上。

  人人都道昭和宫久盛不衰,可其实人人都知道,在这宫里,昭和宫才是最大的冷宫。

  我从来都没得过宠,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失宠一说。

  可也因为我永远都不会失宠,所以我成了全后宫2017注册秒送金的公敌。

  我没想到新王后竟然会这么快就找上了我,彼时,我正在梅园里踏雪寻梅,寻思着风干了做个香囊放在枕边,而那位昨天才被八抬大轿迎进宫的,东漓国新王后苏柳儿,便带人浩浩荡荡的将我围了个里八层外八层。

  我避无可避,只好曲膝向她行礼,“参见王后。”

  苏柳儿趾高气昂,完全没将我放在眼里,“你就是昭和宫的林青黎?见了本宫,为何不跪?”

  扶翠向来看不惯仗势欺人的人,“我们娘娘患有腿疾,皇上特许她无需……”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放肆!主子们说话,哪有你一个奴才插嘴的份?”

  是苏柳儿旁边那个宫女。

  我想都没想,直接欺身上前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连带着她刚刚说的那句话一起还给她,“你不也只是个奴才,这里又哪有你/插嘴的份?”

第3章 拿我开刀

  人人都道我性子温和,不争不抢,却鲜有人知,我是个极其护短的主儿。

  那小宫女先前估摸以为我是个软柿子,没想到我竟然会出手打她,估计是碍于我的身份,也没敢说话,只捂着脸瞪着眼睛瞧着我。

  我那一巴掌,力度可不小。

  “林青黎!”苏柳儿脸色一变,指着我的鼻子,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你!你竟然敢当着本宫的面打本宫的人?”

  打狗还要看主人的道理我自然知道,不过如果那条狗不小心咬了我的人,那可就不好意思了。

  我微笑着再次向苏柳儿福了福身,“王后教导下人有方,知道尊卑有序,可惜王后宫里的人却没有以身作则,青黎这是帮他们长长记性,省得他们以后出去不小心做错事说错话,坏了王后贤良淑惠的美名。”

  我自以为我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就算苏柳儿想找我麻烦也找不到借口,可是我话音刚落,便听得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朕以前怎么没发现,朕的黎妃竟然如此伶牙俐齿,巧言善辩?”

  众人齐齐跪倒,“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僵直着身子朝他屈了屈膝,神色略有些尴尬,“参见皇上。”

  萧湛绕过我,径直走到苏柳儿跟前亲手将她扶了起来,言语温和,“王后不必多礼,平身吧。”

  苏柳儿却退开一步,跟萧湛拉开了距离,然后曲膝道,“皇上恕罪,臣妾这王后怕是做不了了。”

  萧湛愣了愣,不着痕迹的瞟了我一眼,“王后何出此言?”

  苏柳儿抬起头,梨花带雨的模样,端的是我见犹怜,“皇上宫里的妃子好生厉害,见了臣妾非但不给臣妾行礼,还出手伤了臣妾的丫鬟,区区一个妃子在臣妾面前就如此嚣张,可见臣妾这王后当得实在憋屈。”

  好一个“实在憋屈”!这就迫不及待的告御状了吗?

  我想萧湛应该知道我从来都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所以就并没打算解释,我以为,他就算要维护这个新晋的王后,最多也不过责骂我两句也就罢了,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侧过头冷眼睨着我,声音清冷。

  “跪下!”

  我后背一僵,抬起头望着他,似乎没有听清,“什么?”

  萧湛看向我的眼里,第一次多了一丝不耐烦,“朕不想说第二遍。”

  所以他为了维护苏柳儿,铁了心要拿我开刀吗?

  既然这样,昨夜洞房花烛他又何苦撇下她一人大老远的跑来我宫里?

  我的倔脾气突然上就来了,恃宠而骄也好,有恃无恐也罢,我挺直脊背看着他,“臣妾腿疾在身,皇上曾特许臣妾在这宫中不用跪任何人。”

  入宫七年,我连萧湛都没跪过,宫里其他的嫔妃摸不准我在萧湛心中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所以即便盛宠在身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人敢难为过我。

  “这位黎妃娘娘果真了得,竟然连皇上的话都不听了。”苏柳儿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我,奚落完了还不忘跟萧湛撒娇,“皇上……今天可是人家做王后的第一天,你看……”

  “林青黎,看来以前是朕对你太好了。”萧湛看着我,满脸生寒。

  他甚至都不用吩咐,只这一句话,立马就有两个内监走过来,一人押着我的一只胳膊。

  我根本就没想要反抗,以至于他们轻轻一用力,我就“扑通”一声跪倒在那冰天雪地里。

  噬骨的寒意,以及突如其来的疼痛,瞬间袭遍我的全身。

第4章 旧疾复发

  “娘娘!”扶翠惊叫出声,然后双膝一软跪在萧湛面前,哭喊道,“皇上,娘娘腿上有伤,实在跪不得,今天的事都是奴婢的错,皇上要罚就罚奴婢吧。”

  苏柳儿看向我的眼神多了一丝得意,却偏还要在萧湛面前装出一副贤良大度的模样,“皇上,既然黎妃姐姐腿上有伤就算了吧,臣妾只是想……”

  她只是想在我面前立威而已,新官上任还三把火呢,更可况她可是这东漓国的堂堂王后。

  “不必,让她跪着。”萧湛面色不改,抬手轻轻摸了摸苏柳儿发梢,看向的眼里也满是笑意,“以前是朕太惯着她了,既然现在你是王后,以后这后宫的事,就全由你说了算。”

  “柳儿谢皇上恩典!”苏柳儿高兴坏了,以至于都忘了自称臣妾。

  不过萧湛好像并不在意,只伸手揽了她的细腰,“天寒地冻,仔细别冻坏了身子,走吧,朕送你回宫。”

  他至始至终都没再多看我一眼,也没提让我跪到什么时辰。

  他就那样搂着他的新欢,目不斜视的从我面前走过。

  喧闹繁杂的梅园终于归于宁静,等所有人都走远了,扶翠这才跌跌撞撞的爬到我跟前,手忙脚乱的来扶我,“娘娘,他们都走了,你快起来,奴婢这就送你回宫。”

  我的膝盖湿了一大片,已经开始隐隐作疼,以至于扶翠将我扶起来的时候,脚下一个跄踉,险些摔倒。

  “娘娘!”

  扶翠慌忙护住我,这才让我稍稍稳住了身形,我侧过头冲她笑了笑,“我没事,你放心吧。”

  回到昭和宫以后,我的腿疼得越发厉害,只怕是要旧疾复发了。扶翠慌手慌脚的想去替我请太医,可是她才刚跑到门口,太医就已经未卜先知的到了。

  依然是萧湛从前指派给我那位,专门负责帮我调理身体的胡太医。

  扶翠在一旁紧张兮兮的看着胡太医给我扎针敷药,纵然胡太医已经说了不下十遍我的腿并无大碍,只是受了寒,她依旧一脸不放心。

  “娘娘,恕老臣直言,寒冬已至,娘娘今后还是少出门为妙,免得寒气入体,引得娘娘旧疾复发。”

  我觉得胡太医今日话特别多,可说来说去却也只是让我少出门,并无其它。

  想起今日在梅园的遭遇,我瞟了胡太医一眼,挑眉道,“是萧湛让你这么跟我说的?”

  他不在的时候,我从来都是对他直呼其名。

  胡太医低了头,答非所问,“需要煎服的药,稍后老臣会亲自送来,望娘娘保重凤体。”

  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想我作为这后宫唯一的例外,几乎人人视我为眼中钉。而今日在梅园被罚跪,那么多太监宫女都亲眼看到了,所以自然不会有人好心的去帮我请太医。

  只有萧湛。

  我知道他今天故意没说罚我跪多久,已经是在帮我了。我也知道,这么些年,胡太医给我调养身体,所有药材从不假手于人。

  我还知道,我的昭和宫,除了我,全都是萧湛的人。

  夜里,我依然被疼得翻来覆去,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感觉到我床上的帘子被掀开,龙涎香入鼻,随后一双手搭上我的膝盖,疼得我浑身一个激灵。

  “太医不是说无碍吗?怎么会疼成这样?”

  是萧湛,他总是喜欢这样悄无声息的来。

第5章 虚情假意

  我赌气的背过脸去不看他,更不想同他讲话。

  罚我跪的是他,让我在那么多宫人面前颜面全无的也是他,他要护着那个跟漓公主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新王后也就罢了,现在还要虚情假意的做出一副嘘寒问暖的样子给谁看?

  大抵是萧湛自己也觉得有愧于我,所以他难得好言好语的安慰我,“行了,你也别跟朕赌气了,你知道,柳儿才刚进宫,朕总不能当着那么多宫人的面让她难堪。”

  是,苏柳儿才进宫,所以他不能当着那么多宫人的面让她难堪,所以,他就让我这个入宫多年,又不受宠的妃子替她难堪!

  我在心中冷笑,依旧不理会他。

  可是萧湛似乎并不在意,他坐在塌边,轻轻的替我揉着隐隐作疼的腿,“当年要不是因为朕,你的腿也不会……”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事,我心中就来气,我“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面带讥讽的瞧着他,“皇上还记得呢?臣妾以为你早就忘了。”

  当年,萧湛微服出巡,不料却在途中遇到刺客,亏得遇上刚从乡下老家把我接回将军府的父亲。

  我还记得那场恶战,我父亲为了救驾,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不得已之下,我挺身而出挡在了萧湛面前。

  那时候,我以为我会死在那。

  可惜没有。我只是被利箭刺穿了双腿,而我的父亲,那个早年间跟着萧湛南征北战的大将军,他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流贼匪寇的手里。

  我被萧湛带进了宫,被封了妃,他请了宫里最好的太医给我治腿伤,他感念我和父亲对他的救命之恩,特许我以后在皇宫不用跪任何人,包括他。

  九五至尊,金口玉言。

  可是今天,他却全然不顾往日的情分和诺言,为了一个仅仅是脸蛋长得跟漓公主一样,修养学识根本不及漓公主千分之一的2017注册秒送金,让我跪在那冰天雪地。

  我也没有在怪他,我知道他深爱着漓公主,以至于在她死后,他还要从全国各地找出跟她长得像的女子养在在深宫里,日日夜夜的怀念她。

  我只怪我自己长得不像漓公主,所以活该得不到他的垂青。

  “黎儿,不要在胡闹了。”他鲜少叫我的名字,平时总是黎妃黎妃的叫我,除开他心中对我有愧的时候。

  我挡开他伸过来的手,语气生冷,“皇上请回吧,臣妾累了。”

  萧湛的手僵在半空中,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还有,皇上,既然臣妾是这后宫里唯一长得不像漓公主的人,那皇上以后就不必日日都过来了。臣妾以为,王后应该更得圣心。”

  我只想让他快点离开,最好以后都别来烦我,竟然一时忘了,“漓公主”这三个字是后宫的禁忌。

  果然,萧湛脸上的表情倏地冷了下去,他缩回手,“林青黎,朕应该说过,朕不想从这宫中任何一个人的嘴里听到阿漓的名字!”

  呵!

  明明是他收集了一后宫跟漓公主长得像的人,却偏偏不让人提起这三个字,他是在心虚吗?

  心虚那些他日日夜夜面对的,那么多长得像漓公主的人,却每一个都不是漓公主!

  我好像突然发现了他的软肋,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击败他,“是吗?倘若漓公主泉下有知,知道皇上一整个后宫的2017注册秒送金都是她的影子,她会不会……”

  “林青黎!”没等我把话说完,萧湛便怒火冲天的掐住了我的脖子,咬牙切齿的问我,“我让你不许再我跟前提阿漓!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是啊!”我无视他眼底的怒气,冲他笑,“你有本事把我打进冷宫啊!你有本事砍我的头啊!”我就是要激怒他,因为看到他生气,我心中就一阵爽快!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