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2:02

女主是林舒柔男主是宫以城的小说是《佞后嫁到》,林舒柔宫以城小说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林舒柔宫以城之间的爱情故事,林舒柔重生归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上斗太后,下斗将军,震朝纲!

>>>>《佞后嫁到》章节目录<<<<

林舒柔宫以城小说

柔儿……”张氏不放心,还想说什么,林舒柔已经利索的端起方才张氏放在床边上的水,抿了两口,“娘亲,自可放心,女儿不会这般不懂事了。”

“嗯,那就好。”张氏由小喜儿扶着,出了门。

等人一走,林舒柔冷眼扫了一下房门,突然,将目光锁定在林天华脸上,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个人就趴在自己的屋顶上听着。

她慢条斯理的下床,轻轻的开口笑道,“爹爹,屋顶有人。”话音还未落下,果然见一个黑衣男子被两个玄衣装扮的男子挟制住,按在地上。

林舒柔缓步走到黑衣男子前面,果然,跟她想的一般。前世,她亦是在醒来的时候听到过一丝奇怪的声响,当时只觉得是自己刚醒,听迷糊了。

蹲下身子,准备去揭他的面纱,熟料,小手还未碰到面纱,就觉得身子一轻,迎面撞进一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中。

林舒柔心跳一漏,她本就刚醒来,身子虚的要紧,以为黑衣人被制服了,哪里会想到自己会被挟制。

可即便如此,那一双沾水湿润的眸子,丝毫不见慌乱,略带苍白的唇角,勾着一抹浅浅的微笑,带着几分让人不寒而栗的寒意。

“我死,你陪葬。”林舒柔笑道,声音很轻,还带着几分稚嫩,却让人不敢小觑。

男子微挑眉,黑白分明的桃花眸中倒是因为林舒柔的这句话生出来几分玩味。

林舒柔轻吸了一口气,寻机想要摆脱他的挟制。

林天华见到心爱的女儿被黑衣人挟持,心中怒火不由得中烧,他刚带人冲上去,打算让那个黑衣人后悔来到这世上,只是,在对上那黑衣人邪肆的桃花眼之后,眼中划过一丝疑惑,挥手让人停了下来。

“将军不追吗?小姐还在那人手中。”其中一个侍卫着急的问道。

林天华粗鲁的挠了挠头,道,“追什么追,有什么好追的,还不给老子退下,去检查下有没有别的黑衣人。”

“小美人儿,朕……真的是身体娇弱。”男子见林天华挥手让人退了下去一面抱着她往外面走,一面道,“倒是个机灵的丫头,你林家若是几日后无人上殿,皇上有心想保你们林家,怕也没这个力。”

他的声音很低沉,却极为的悦耳,像是烦闷的夏日滚落在荷叶上的雨珠儿,说完,又眯着桃花眼,上下将她打量了个遍,从头至尾,林舒柔都没有说一句话,任由他打量,甚至,她亦学着他,将他也彻底彻尾的打量了一番。

林舒柔在心底暗自猜想,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为何他会知道的这般多,前世她与他没有照面,到了今世却还是想不到。

等两人互相打量完毕,林舒柔才轻轻一笑,“我爹是佞臣啊。”说完,她便垂下了眼帘,该想到的人她都已经想到了,却是猜不出眼前黑衣男人的身份。

她正想着,下颚被一股力量托起,由于习惯,她整个秀眉紧紧的皱着,看上去十分的苦恼,只听得上面一声沉闷的“噗嗤”声,低沉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笑意,“我倒是第一次听有人这般说。”

林舒柔皱眉,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就在她还在纠结的时候,男子将她放在地上,身形一闪,敏捷的落到房顶上,桃花眼微挑,带着笑意,“我等你。”

林舒柔皱了下眉头,抚了抚方才不小心弄在衣服上的褶皱,左右看了下,确定那人已经走了,这才像自己的院子中走去。

“柔儿,那个黑衣人没对你做了什么吧?”林天华见林舒柔进来,忙过来道。

“爹,我无碍,那人并非想要伤害与我。许是与您在朝中与您朝政不合,听到大哥不在的风声,想趁机探个明白,好借此机会对付你。”

“柔儿?”林天华挠了挠头,不知如何开口告诉林舒柔,眸中确实实实在在的闪过一丝欣慰。

“爹,大哥不在我自然不敢懈怠。”林舒柔坚定的看向林天华。

林天华身子一顿,纵然他是打心底不愿意让林舒柔进入朝堂,但深知这是最好的办法。

林舒柔知晓他的顾虑,当下吸了吸鼻子,整理了下思绪,略微倾身,压低了声音问道,“爹,当今新皇可是明事理之人?”

“新帝登基,根基不稳,即便明事理,亦是无法。”林天华叹道。

林舒柔闻言长睫低垂,清澈的眸底泛起一丝的恨意,勾唇道,“爹,您现在可是北夏的佞臣,不做些什么事情,可对不起那些人给你扣的帽子。”

林天华看着林舒柔,瞬间就明白过来了,他的柔儿长大了。

“爹?”

“嗯。”林天华回过神,当即欣慰一笑,“柔儿说什么都对,爹带你去闹他们。”

“谢谢爹。”林舒柔福了福身子。林天华想着她才醒来,又被这么一折腾,嘱咐了几句,便唤来了丫鬟,扶着送了房,林舒柔也不推脱,道了别,便回去歇息了,心底自是在策划往后的路要怎么走。

几天后,朝殿之试到了,一大早,小喜儿便伺候着林舒柔换上了男装。

“小姐,您长得可真俊。”梳洗完毕,小喜儿扶着林舒柔去了前厅。

前厅内,林天华和夫人张氏,正等着她来用早膳。

玉儿亲自擦了凳子,有掏出了干净的帕子垫在凳子上,方低着头请林舒柔入座。

林舒柔看都不曾看她一眼,直接让人换了把凳子,坐了下来。

玉儿娇憨的小脸立刻青白一片,委屈的咬着唇,好不可怜。

小喜儿哼了一声,得意的望了一眼玉儿,慌忙跟了上去。

玉儿咬了咬牙,走到林舒柔边上,轻声道,“大公子用些什么,奴婢伺候您。”玉儿心中有几分疑惑,今儿个小喜儿怎么跟着大公子了?

“你这丫鬟当真是不死心。”小喜儿瞪了玉儿一眼,神色不悦,气鼓鼓的道,“前几日,小姐便说过,你这般卑粗的丫鬟,不能入了厅面,怎么又凑了过来?”

林舒柔并未理会,草草的用了些早膳,便跟着林天华去了宫中,只是才入了宫门,发现围满了人,随意找了一个身边的人,好奇的问道。“公子,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宫门口围了这么多人?”

“你是哪家的公子?看上去好生面生?也是来殿试吗?这里有个庶女不愿意入宫,当了宫人,大家都看着热闹呢。”那人还未回答,旁边的人便忍不住的开口。

心,狠狠的一颤,林舒柔放在掌心中的手猛地收紧,清澈的眸底弥漫出漫天的恨意。

是她!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