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1:35

薇薇安花园的守望者是作者MLOVE白狼写的一篇唯美轻小说,在这里流浪者走着,船长走着,女帝走着,背负着罪恶,在这里,守望着这一座美丽的花园,这里有他们的重要的东西......

薇薇安花园的守望者MLOVE白狼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章一切的的开始

序章1

月夜,刺冷的寒光映照这荒凉的沙漠。沙漠,寂静无声,一个身着破旧风衣的流浪者,悄无声息的走在这大漠之上。

风,起了。顷刻间便是狂风,然而流浪者,依旧慢慢的走着。狂风卷起的沙尘,吞没了这个沙漠中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流浪者,然而当狂风退去,流浪者依旧走着,似乎一切都不曾发生。

又一次,寂静了。流浪者停下了脚步。他前方的黑暗中,发出了骨头碰撞的嘎吱声。渐渐的,眼前的黑暗被血色取代,无数流动的诡异红光的骷髅静静地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

流浪者看着眼前的一切,抬头看着夜空中的皓月,闭上了双眼。

序章2

这是一趟通往死亡的旅行,暗语者号的船长,独自驾驶着巨大的暗语者号,随着海风的咆哮,驶向大海的心脏。巨浪滔天,折断了暗语者的长帆,击碎的暗语者的夹板,船长把持着船舵,用木桶喝着最烈的酒,狂热地注视那深海的漩涡。

序章3

古天台,望九州,皓月当空。长发飘飘,独望这天下,国都破,女帝之国,亡于今朝。

第一章薇薇安的花园

当流浪者再一次醒来时,周围的世界,不在那么灰暗了。

流浪者曾经幻想过仙境,然而对每个人而言,仙境只存在于幻想之中。流浪者坐在雪地上,右手边一只白兔正用粉嫩的舌头舔着他的手指。流浪者有些惊异,应为那里,本应该有着疤痕。

流浪者环顾四周,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正坐在山巅之上。

眺望远方,是无尽的山脉,在晨曦光影的流动下,云雾缭绕。山脉中传来稀疏的鸟鸣,在这山谷中回响。

我,应该已经死了吧。流浪者又一次躺下,身下的雪就像鸟羽一样,柔软,却不刺骨。

如果我是逝者,为什么会来到天堂。流浪者不再去想任和风轻抚他的身体,褪去这一生的劳苦。

“醒醒,别睡了。”温柔的女声,熟悉的触感,流浪者慢慢醒来,眼前是那个他思念已久的女孩。

“是……你吗?”流浪者看着她,双眼渐渐湿润。

“嗯,是我。”女孩轻轻点头,双唇微张,唱起了那首儿时的歌。

“灰兰尘兮,那里是我的家乡……”

当女孩轻声歌唱时,流浪者的眼泪,在他粗糙的脸上,留下了浅浅的泪痕。

“兰儿,对……对不起。”流浪者握着女孩的手,放声的哭泣着。

“我不怪你的,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女孩的眼角,也溢出了泪水。“我,能见到你,真的,很开心。”

兰儿轻轻地抱住哭泣的男孩,在他耳边喃呢着。

“能见到你,真的很开心,我爱你啊,我又能见到你……”兰儿有些语无伦次,然而她的身体,却渐渐变得模糊。

“不,求求你,让我在多待一会,求求……”

一整花瓣飘过,兰儿消失了,留在流浪者手里这,只有兰儿渐渐消失的眼泪。流浪者看着手里的泪水,又慌张地环顾四周,然而,这里却只有无尽的山脉。

“谁!是谁!出来!”流浪者愤怒地咆哮着,然而下一秒,白羽般的雪被藤蔓刺破,无数藤蔓一瞬间将他紧紧束缚。

“恶犬一般的咆哮,你本应对我心怀感激。”粉色的花瓣盘旋,一个女子踩着花瓣慢慢走到流浪者面前,女子身着暗红色连衣裙,双眼闭着,看着挣扎着的流浪者。

“放开我!”

“我叫薇薇安。”

“你把兰儿怎么了!”

“以后你和另外两个人将作为花园的守望者在这里永世的工作下去,以此来偿还你们的罪恶。”

“混蛋!放开我!”流浪者努力挣扎着,身体被藤蔓割伤,鲜血染红了他脚下柔软的雪。

“不许玷污我的花园!”女子依旧闭着眼,然而却出奇的愤怒。

“你把兰儿怎么了!”

“我让她消失了。”

“消失了?”

“她从那一刻起,生命才算真正的终结。”薇薇安看着渐渐呆滞的流浪者,轻轻地叹了口气。

“刚才我说的,你听到了吗?”

流浪者没有回答,然而他身上束缚的藤蔓却渐渐松开了,潜入地下,消失不见。流浪者木讷的站着,一动不动。

“跟我来吧,去我的花园。”

薇薇安说完,便自顾自的走了,流浪者看着薇薇安的背影,慢慢地跟了上去。

这是花瓣组成的天桥,薇薇安走在前面,流浪者跟在后面,一路上,和风伴着鸟语,苍天巨树护着柔弱的花朵。

“这里是春之森,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四座森林,环绕着我的花园。”薇薇安边走边介绍着。

“你是有罪之人,却又不只是单纯的罪人,所以你来到了这里,作为一个机会。”薇薇安停了一下,似乎在等待流浪者的回应,然而流浪者依旧沉默着。

“守望者,是给你们的机会,花园太过美丽,美丽太过易碎,所以我需要守望者,来保护花园。”

“我会毁了你的花园。”

“这是生命的花园,每个人都对应着一朵花,你口中的兰儿也在其中。”

“你在威胁我?”

“当花朵被玷污,它所对应的生命也会变得灰暗,变得罪恶。当花朵被践踏,她的生命也将遭受不测。”薇薇安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流浪者,双眼依旧闭着。

“在这里,你依旧可以作为她的骑士而活。”

流浪者看着薇薇安,沉默良久。

“这算是给我的机会吗,再一次保护她的机会?”

“可以这么说,然而正真给与你的机会是,在存在于彻底消失的边缘徘徊。在这里死去,便是真正的消失。”薇薇安说的很慢,很郑重,然而流浪者却只是淡淡的问道,敌人是谁。

薇薇安的花园,在森林的最深处,被四季的森林环绕着。薇薇安的花园,有一座古老的木质房屋,房屋前是一条大理石小道,小道边上,是有一个小小的喷泉。喷泉之外,是缤纷的花圃。花圃上,蝴蝶精灵照顾着稚嫩的幼苗,花圃外,则是无尽的花园。

薇薇安告诉流浪者,这里会有魔影的侵袭,而守望者,就是为了抵御魔影而存在。

“其他两个人是谁?”

“女帝凤舞云,船长哈洛克。”

“他们在哪儿?”流浪者问道。

“他们在各自的房间。”薇薇安手指微动,一个蓝水晶钥匙出现在流浪者手中。

“今天先休息吧,明天你就会见到他们。”薇薇安说完,便又一次化作花瓣离去。流浪者看着手中的钥匙,意念微动,眼前出现一扇门,流浪者推开门,眼前,是一个木制的房间,墙上,挂着一件制服,黑色里衬,白色风衣外套。

第二章:守望者们

薇薇安的花园,亦是生命的花园,它的清晨伴着七彩的流光,以及芬芳的花香。在紫色的花圃中,一位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白发老者,正悉心照料着,这些稚嫩的幼苗。

“呦,老头,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啊。”哈洛克打着哈欠,走到了老者身边。

“守望者不单单只是对付影魔。”老者将一朵倒伏的花朵轻轻扶起,“我们既是守望者,亦是园丁。”

“行行行,谁让我有,嗯,有罪呢。”哈洛克斜着眼,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花朵。

“这里的每个人,除了花园的主人外,每个人,都有罪。”

“花园的主人?哦,我记得是叫薇薇安吧。”哈洛克拖着腮帮,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一会儿早餐时间,你就可以见到她。”老人轻轻抬了一下眼镜,看着哈洛克,“我希望你可以收敛一下自己的行为。”

“懂,了解,完全了解,大大小小的皇帝,我还见过不少的,装孙子嘛。”哈洛克毫不在意地笑了几声。

薇薇安的别墅在花园的最深处,当流浪者走在那条蜿蜒的石子小路时,置身在这美丽宁静的海洋时,他久违的感受到了,惬意。

多么的惬意啊。流浪者看着花园,似乎兰儿就在这花海上轻盈的跳舞,唱着那熟悉的歌。

“浪漫与幻想不适合你,而且你的表情现在很恶心。”当流浪者陶醉在幻想中时,薇薇安清冷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当他看向身边时,薇薇安穿着蓝色的长裙,依旧闭着双目,从他身边走过。

“这些花,很漂亮。”流浪者并不在意薇薇安讽刺,只是对这些花朵发出了由衷的赞美。

“快走吧,我想木子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薇薇安的声音依旧清冷,然而嘴角却有了一丝微笑。

薇薇安的别墅是淡雅的。两层木质的小楼,带着几个小小的原木色屋顶,作为掌管生命花园的主人,真的有些朴素。

此刻,别墅的大厅里站着这个花园其他全部的守望者,一共九人,算上流浪者,一共十人。那位白发的老者,正恭敬地站在餐桌的正席,等待着薇薇安的到来

“罗根,叫大家坐下吧。”薇薇安摆了摆手,守望者们依次就坐,薇薇安坐在正席上,看着面前的十位守望者。

“今天,有三个新人加入,他们的名字我想你们应该已经通过魔法石知道了。”

“知道是知道,可这流浪者是什么鬼,我叫哈洛克,她叫木子,凤舞云,有流浪者这种名字吗?”哈洛克看着流浪者,晃着手里的叉子,“我说,都是以后要一起干活的人,这样不太好吧。”哈洛克完全自顾自的说着,然而其他的守望者却也并没有太多的反感,或者说,他们也对此抱有疑问。

流浪者看了看薇薇安,薇薇安也看着他。

“我叫流浪者,这就是我的名字。”

第一次的早餐就这样不了了之,凤舞云在这里,选择了沉默。她曾是一代女帝,然而现在却对一切都感到害怕。每时每刻,她的心都有种被剥离的感觉。

接她来这里的人,也是守望者,只不过,是一只猫,那是一只会说话的猫,它告诉她的一切,让她不知所措。

她的双手,沾满了鲜血,然而现在她却对影魔心生恐惧。她曾欺骗,背叛,甚至以此为荣,然而在这里,她却没有勇气再去欺骗。

她不害怕死亡,只是单纯的害怕。一代女帝,在这里,却又一次成为了怕这怕那的小女孩,她究竟怎么了。

“怎么了,在发呆啊。”白猫又一次出现,静静的趴在凤舞云的身边。

“我,不知为什么,感到,害怕。”

“害怕吗?”白猫的身体白光微泛,渐渐幻化成了一个小女孩,坐在椅子上,双腿轻微地晃动着。“我不太懂呢,我只有在这里的记忆。”

“只有在这里的记忆?”

“我,还有黑狗,都不像其他的哥哥姐姐一样,有来这里之前的记忆。”

“为什么?”

“因为,我是猫嘛。”白猫天真地笑着,“也许你和木子姐姐一样,是想家了呢。”

“木子?”

“就是薇薇安姐姐身边的女仆啊,那个,嗯,木子姐姐有时候就会想家。”

“嗯,是想家了呢。”凤舞云笑了笑,摸了摸白猫的头。“谢谢你啊,白猫。”

午后的花园是宁静的,然而哈洛克却在罗根身边不停的发着牢骚。

“流浪者,你听听,是不是,这还叫个名。还那么拽。”哈洛克每想起流浪者那的那句话,就极其不痛快,而罗根,自然成为了发牢骚的对象。

“每个人都有秘密,来这里的人,都应该有自知之明。”

“对啊,你看他,自大!”

“我在说你!”罗根看着哈洛克,“薇薇安大人的早餐,应当保持安静,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嗯,嗯,我当然知道我错了嘛。”哈洛见罗根生气了,极其不真诚地认错,又赶忙帮罗根种花。

“薇薇安大人很辛苦,这一点你必须知道,你必须尊敬大人。”

“是是,绝对尊敬。”哈洛克依旧应和着,罗根看着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椅子上。然而下一秒,他却突然起身,看着花园的东方。

“怎么了?”

“雪之森,影魔入侵。”

第三章:终焉之兽

雪之森,有着柔软的雪铺就的地毯,有着冰晶构筑的树木,花朵,还有着淡蓝色水晶的动物。流浪者身着守望者的制服,腰佩着一把水晶制长剑,和另一个守望者一起,在雪之森的内巡逻。这位守望者名叫歩江,是一位健壮的中年男人,然而眼中却时刻透露着慵懒与不羁。

“看到那里了吗,就那里,那块蓝水晶石。”歩江指了指森林外的一块巨大的蓝水晶,“这是雪之森的生命源泉,如果它没了,”歩江打了个哈欠,似乎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这地方就没了。”

“每个森林都是这样吗,应为一块石头而存在?”

“每个森林不一样,春那里是一只黄鸟,夏是一个法杖,秋那里嘛。”歩江笑了笑,“是一柄长剑。”

“影魔是什么?”

“你自己看嘛,就在那里。”歩江指了指远处的空地,然而那里却空无一物。在流浪者还没反应过来时,歩江已化作一道凌厉的剑气瞬间出现在了那里,手里凭空多出一把血色长剑,长剑停在半空,渐渐的,虚无的空中滴下了黑色的粘稠物,一团丑陋的黑影出现在半空中,接着,倒在了地上。歩江将长剑轻轻一甩,黑色黏液落在地上,伴着斯斯的声音,消失不见。

“你小子,运气不错啊。”歩江手里的刀化几个蓝色的光点落入他的手心,“这是影魔里的暗杀者,新的守望者应付这些家伙有点棘手。”歩江走到流浪者身边,将胳膊搭在流浪者肩膀上,“不过嘛,这种货色一般是进不来的,身体太弱了,他们能进来,估计情况不太妙啊。”

流浪者没有回答,只是看向的森林的西方,在那里,传来阵阵嚎叫。

“就咱两吗,罗根!?”哈洛克拿骷髅手枪,身上滴着鲜血。他的脚下,是数十具影魔的尸体。而罗根,正在与一只形状类似蝙蝠的影魔肉搏。罗根的黑色执事服,早已破旧不堪。

哈洛克看着他,骂了一句,便被一只影魔扑倒,哈洛克慌乱地拿枪在影魔肚子上一阵狂射,但脖子上还是被影魔狠狠的咬了一口。

“小爷今天算是要交代在这里了。”哈洛克躺在雪地上,有些茫然地躺着,然而他的伤口处,却有着温暖的感觉。白猫用手轻轻护着他的伤口,手上泛着淡淡的绿光。哈洛克看着可爱的小女孩白猫,竟突然觉得自己的伤没有白受。

“嗷!!”伴着影魔的一阵怒吼,罗根被击飞了出去,退到了哈洛克的身边。嘴角溢出了鲜血。

“老头,没事吧。”哈洛克看着罗根,然而罗根只是骂了一句脏话便又一次冲了上去。

“这老头,脾气还真大。”哈洛克又看了看身边的白猫,坏笑一下,“白猫小妹妹,叫我一声哥哥好不好。”

“为什么?”白猫微微歪头,有些疑惑。

“叫一声嘛,叫一声我去把那怪物干了。”

“嗯……好吧,哥哥。”

“哈哈!满血复活!船长哈洛克,向着大海的秘境前进!”哈洛克“腾”一下起身,直扑向影魔。

“不妙啊,居然是终焉之兽。”在流浪者和歩江赶往支援时,歩江用念力,看到了那只野兽。

“我们能对付吗?”

“不能,我们只能拖延时间,等薇薇安大人的到来。”歩江奔跑着,脚下渐渐聚起了气旋,手里的剑气愈来愈浓郁,“那么,我先走一步了。”顷刻间,歩江一跃入空,在空中,刺向了那片被污染的大地。

“只有她才能应对吗。”流浪者看着战场的方向,继续无言的奔跑着。

此刻,薇薇安的房间内,女仆木子端着托盘,托盘上摆着茶点,走到了薇薇安身边,慢慢讲茶点摆好,而薇薇安,依旧静静的读着一本书。

“大人,您什么时候出发?”

“我……现在就走吧。”薇薇安看着手里的书,书上却不是文字,书的左页是战场,而右页,则是依旧在奔跑的流浪者。

战场上,罗根与歩江联手才能勉强阻挡住终焉之兽,然而他们却愈来愈吃力。哈洛克挡在白猫身边,拼命抵挡着那些扑过来的的影魔,然而却愈来愈力不从心。

在黄昏来临之际,雪之森的时空突然变得扭曲。白猫的身边换换出现了一个法阵,薇薇缓缓从法阵中走出。

“辛苦大家了,剩下的交给我来吧。”薇薇安身后,是刚刚赶到的流浪者。薇薇安看着流浪者,又看了看终焉之兽,没有在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走向了终焉之兽。伴着她的脚步,她的脚下出现了一个愈来愈大的法阵,法阵散发的能量将她的长发吹起,雪之森无数的流光汇聚,汇聚在她的身边。

“雪之歌,苍远。”薇薇安将双手合十,又将双手缓缓张开,一柄长弓出现在她手中,她轻轻拉弓,一只蓝色的水晶箭变得愈来愈清晰,伴着巨大的能量波动,水晶箭一瞬间,刺穿了终焉之兽的身体。伴着哀嚎声,终焉之兽倒在了地上,万物又一次,归于沉寂。

“终于死了。”哈洛克摊倒在地,说话有声无力。

“刚才你为什么要让我叫你哥哥呢?”白猫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因为什么呢,不管了。”哈洛克没有在说话,便沉沉的在这雪地上,入睡了。

薇薇安看着眼前的一切,又看了看流浪者。

“我们走吧,木子的晚饭应该做好了。”

夜,是宁静的,薇薇安穿着睡衣,独自站在卧室的阳台上,看着窗外的花园。

月光就像和风,花园则是海洋,风拨弄着海洋,潮起潮落。

“大人,您还不休息吗?”木子走到薇薇安身边,陪她看着美丽的月色。

“我在想一些事。”薇薇安依旧闭着双眼,“然而我想不明白。”

“是那位流浪者吗?”

“嗯。”

“大人很在意他吗?”

“我在意每一个守望者,只是……有一些很麻烦的事,早点休息吧。”

无言的夜,无言的人,流浪者独自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星空。

第四章:春之森的主人

春,在人世是一个最淡雅的季节。人们讴歌她的美丽,赞美每一个在这个季节复苏的美丽的生命。而在这里,春之森则是生命无尽的开始。每一天,生命都在这里诞生,每一天,花苞开了又闭合,闭合又绽放;每一天,嫩草破土而出,冰河消融流动。春之森是一个闭合的时空,每当深夜来临,春之森的主人黄鸟便会在春之森的上空高鸣,然后,这里的一切又回归初始,等待着再一次的绽放。

凤舞云成为了这里的守望者,引导她的前辈则是黑狗。当哈洛克一行人在对付终焉之兽时,他们则在春之森警戒着。

当她听到影魔入侵的消息时,已经是晚餐时间了,春之森是一个错乱的时空,亦是一个独立的时空,只有守望者着们口耳相传,春之森里才能得到消息。

又是平凡的一天,黑狗在她身边走着,幻化作一个人类的长发青年,手执长剑,神情专注地观察者四周。黑狗沉默不言,凤舞云也只能默默地跟在他的身边。然而每当走到森林深处时,凤舞云都能听到一个女孩的哭声,可黑狗只是自顾自的走着,完全不顾她的困惑。

“黑狗大人,”凤舞云终究还是问了出来,“您听不到这森林里的哭声吗?”

“不要理会。”

“可那是人的哭声。”

“那是一种情感,”黑狗停了下来,“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但我不会告诉你。”

“为什么?”

“如果告诉了你,你不就知道了吗?”黑狗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嘴角微微上翘,“你应该自己去问。”

“为什么之前什么都不说?”

“留给你一些幻想而已。”黑狗看了看森林的最深处,又看了看凤舞云,“这是你必须要面对的。”

凤舞云看着黑狗,明白了他早已看出了自己的胆怯,也知道他什么都不会告诉自己。走吧,还有什么选择?

走,走向森林的深处,走向自己的恐惧,凤舞云静静地走着,而哭声,也愈来愈清晰。

春之森的主人,是黄鸟,黄鸟栖息的地方,是一片悬浮在空中的树叶。凤舞云走在那片树叶下,抬头看着树叶,透过光的轨迹,树叶上,是一个女孩的轮廓。

“春之森的主人,是你吗?”凤舞云这样问着,然而不会有回答。

“你为什么要哭泣?”依旧没有回答,只是,树叶开始缓缓落下。

“守望者,那不是我在哭泣,是这个森林在哭泣。”女孩从树叶上走下来,然而哭声依旧在这里回响。

“作为春之森的守望者,这是你必须知道的,美丽背后的痛苦。”黄鸟轻轻牵起凤舞云的手,将她拉上了树叶,树叶飘向上空,凤舞云趴在树叶上,俯瞰着整个春之森。

“春之森,是美丽的。”黄鸟看着这四周,“只是这美丽,是对这里每一个生灵的折磨,亦是对我的惩罚。”

“惩罚?折磨?”

“无尽的轮回之苦,这里的每一个生灵,都只有一天的记忆,换句话说,亦是一天的生命。”

“每一天都是时空的重置吗?”

“嗯,它们的生命,停留在了这一天。”

“停留在这一天吗……”凤舞云看着脚下的春之森,看着那些蓬勃的新生命,闭上了双眼,“它们不会记得这一切,不也很不错吗?”

“但我却会记得,你也会记得。”黄鸟的眼中,含着忧伤,“你在这里所见到的一切,你所认识的一切,都不能有太深了来往,因为明天,你会再一次见到它们,而它们,只是把你当做陌生人。”

“在我的过去,今天的朋友,也许明天就会成为敌人。”凤舞云又一次回想着生命中的最后一刻,那刺骨的冰凉,让她感到恐惧。

“你是在害怕背叛吗?”

“嗯?”在凤舞云还没来得及反应时,黄鸟在高空中将她推了下去。“这是我的背叛,然而背叛有它的克星。”黄鸟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凤舞云在高空中,看着湛蓝的天空,闭上了双眼。

凤凰城,破了,一代女帝,独自站在高台之上,眺望着浩瀚的星空。

国都破,女帝之国,亡语今朝,然而却并非亡于他人之手。

“以万民之性命为棋,以九州为棋盘,圣主的气概,在下佩服。”星空下,一个长发飘逸的男子,微笑的看着凤舞云。

“为帝者,不能有太多仁慈,我想,凤凰城这百万庶民,够他们相信我已毫无还手之力了。”凤舞云身着凤袍,漠然地看着这一切。“你太过仁慈了。”

“所以我才在你的身边啊。”男子喝着美酒,看着凤舞云,凤舞云看着燃烧的凤凰城,听着百姓的哀嚎,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我说,这一下,天下给你九十九啊。”男子端着一杯酒,走到了凤舞云身边,递给了她,“分我一半可好?”

“嗯?”在凤舞云呆滞的片刻,一把涂了毒药的匕首,刺入了她的心脏。“不了,我还是全要了。”

事到如今,我又怎能可以再去相信他人。

真正的消失,凤舞云落下时,她感到了无助。

孤独,坠落,在这凄美的天空,然而,一个黑影闪过,接住了她,缓缓落下。

“喂,你说了什么,让黄鸟把你丢了下来。”黑狗的声音依旧冰冷,凤舞云看着他,将头埋入他的怀中,哭了起来。黑狗被这突然的举动搅乱的神情,不知所措。

此刻,薇薇安的别墅内,木子在厨房制作着饼干,而薇薇安,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做着助手。

“大人,你的心情好像不错。”

“应为我很想吃饼干。”

“小心吃胖啊,大人。”

“不怕。”薇薇安微笑着,看着窗外的花园。花园,变得更美丽了呢。

————————线————————

我该怎么说呢,我以为会无人问津,然而就是这样一本没用封面的新人作品,也依旧会有人去读,去收藏,我很开心,起码我知道有12个人在看这本书,这便足够了。

第五章:薇薇安的访客

薇薇安的花园,是这无尽世界里的一个秘境,然而即便是秘境,也依旧会有来自其他世界的访客。

薇薇安的花园,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门,因为这里除了薇薇安没有人可以离开,然而终究会有一些能力奇异的生命可以寻找到这里,每当他们到来时,他们会选择花园里的两个巨大的藤蔓作为拜访的入口,以示对花园主人的尊敬。

花园的黄昏,天空总会有白昼与黑夜的交界线,当薇薇安正在书房里静静地读书时,书房的伴着细微的吱呀声缓缓打开,木子慢慢的走了进来。

“大人,星空的读者求见。”

“把他带到客厅吧,我一会儿过去。”薇薇安拿起茶杯,微抿几下,合上了书。

星空的读者是一位学者,身着着黑色的长袍,戴着纯白的面具。星空的读者是人类世界中的一个神话,然而在这里,他却是薇薇安的访客。

“久等了。”薇薇安依旧穿着那条天蓝色的长裙,依旧闭着双目。

“请原谅我在这样一个时间的突然的到访。”学者将左手放在胸前,微微鞠躬,以示歉意。

“无妨。”薇薇安微笑一下,示意学者坐下,木子在一旁为二人斟茶。

“您突然到访,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您应该早已猜到了。”学者微微低头,看着茶几,“我指引了无数的有缘人,从未错过。”学者抬起头,看着窗外,“然而,现在我却错了一次。”

夕阳,永远那么安宁,那么美丽,哈洛克躺在花园的草地上,眺望着天空上飘动的云朵。

“哈洛克哥哥,你在发呆吗?”一只小白猫走到哈洛克的脸颊边,慢慢卧下。

“这是男人的浪漫。”哈洛克起身,坐在草丛上,“男人的忧郁,懂吗?”

“不太懂。”白猫幻化成人形,坐在哈洛克身边。“我只是一只猫,但我感觉的到,你不开心。”

“我现在可是开心坏了。”哈洛克侧着身子轻轻拉了拉白猫的脸颊,“小白猫不仅能疗伤,还能解一解男人的忧郁。”

“唔,唔,放开唔。”白猫抓住机会,狠狠的在哈洛克手上咬了一下。

“我去!”哈洛克迅速把手缩了回来,对着伤口吹气。“白猫,这个你得治啊!”

“我不管,我——不——管!”白猫别过头去,任凭哈洛克怎么求饶,白猫都不理他。

“乖乖,小猫,你不是没有之前的记忆吗,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怎么样?就当赔罪了。”

“肯定很无聊。”白猫虽然这么说,然而头上的耳朵却动了动,毕竟在这里,每个人都不愿意提及自己的过去。

“这可是一代船长哈洛克的冒险之旅。”哈洛克把手上的手伸到白猫面前,“而且你也想听的吧,乖乖就范吧。”

“哼!”白猫握住哈洛克的手,开始了治疗。

“哎呀,又没白受伤,你这行为,我能调侃一年。”哈洛克坏笑着,也不顾白猫的抗议,开始了自己的讲述。

有一个神秘人告诉我,在大海的心脏那里,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宝藏。那里是财富的源泉,是欲望的圣殿。我相信了他,因为他口中的描述,太过惊险刺激。

我追求刺激,追求着与死神的镰刀擦肩而过,追求财富,为欲望而活。

我不愿与他人分享财富,于是我独自一人,驾驶着暗语者号,前往大海的秘境。

巨浪拍断了我的桅杆,击碎了我的甲板,然而我却以此为乐,喝最烈的酒,面对最猛烈的风浪。

大海的漩涡摧毁了一切,我直到现在才感到了自己的弱小。我沉入了海底,那时候黎明刚刚到来,风浪也渐渐停息。

我以为我死了。

然而当我醒来时,我却发现自己身处云雾之中。

我来到了秘境,然而秘境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美丽。

你们不是在对付影魔吗,那里的生物就是影魔。

他们看不到我,我对他们来说,就像一团无形的空气。

我与死亡擦肩而过,那并不可怕,因为那是死亡,是每个人生命的终点。

然而这次,我被迫面对我的恐惧。

每一次前进,我都不得不去面对影魔的怪异的面庞,空洞的双眼。

‘然而我把它作为一种考验,我依旧要去寻找我的财富,这种种的一切,让我愈加相信那财富的美丽。

走,从那些怪物身边走过,每一次前行,身后的光明便离我愈来愈远,而周围的影魔也愈来愈多。

无尽的财富啊!我呐喊者,开始奔跑,然而却渐渐在黑暗中迷失。

我孤独的走着,走着,感觉不到累,感觉不到饥饿。

直到有一天,我找到了财富。

我兴奋的跳入其中,然而在那里,我却发现了我早已腐败的身体。

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了,我是什么。

然后,我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里哦。

哈洛克在最后一句时,努力让话题变得轻松,然而眼角依旧还是有了泪水。白猫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握紧了他的手。

夕阳西下,哈洛克看着天空,笑了。

“哈洛克,大人找你。”木子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哦,行,了解了!”哈洛克拍了拍白猫的脑袋,从地上跳了起来,踉跄了几下,险些跌倒。

“腿,腿麻了。”

黄昏,渐渐变得黑暗。薇薇安客厅的炉火,跳跃着。哈洛克来到客厅,见到了星空的读者,而这位星空的读者,正是那位他的神秘人。

“哈洛克先生,你还记得我。”学者微微起身,又歉意的鞠躬,“我来这里,是专程向你道歉来的。”

“嗯?”

“因为我的失误,让你遭受了死亡。”

“哈?听不懂。”

“那里本应该没有怪物。”学者看着他,面具在烛光下,有些诡异。“你也应该得到财富。”

“哦,得到了呀。”哈洛克自顾自的坐了下来。“财富太多了,多到你无法想象。”

“什么?”

“这就是我的秘境喽。”哈洛克坏笑一下,看着学者。“不过嘛,你确实欠我,怎么还?”

“嗯,只要是我能办到的,”学者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弄的有些窘迫。

“不是什么大事儿。”哈洛克看了一眼身边的薇薇安,薇薇安轻轻点头表示同意。

“帮我带点东西。”

几天后,当白猫早晨醒来时,屋子里的桌子上放着几本,人类世界的百科全书。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