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1:34

大首长,小媳妇江山一顾

大首长,小媳妇全文阅读

大首长,小媳妇全文免费阅读在哪可以看?大首长,小媳妇作者江山一顾,是一本非常热门的现代重生言情小说,江南绯和霍北疆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前一世江南绯明明嫁了个好老公霍北疆,却作天作地,不仅家破人亡,还被设计惨死。重生后的她一心一意只想抓牢霍北疆的大腿,奔向幸福生活···

第1章 婚姻破裂

  军部——

  “首长,夫人……江南绯来了!”机要秘书一脸犹疑,还差点喊错了称呼。江南绯一年前就不是首长夫人了,至于离婚的原因没人知道,但系统内部却是众说纷纭。

  听说江南绯跟首长是从小定的娃娃亲,果然包办婚姻害死人啊!最后还是离婚了。

  正在低头办公的男人急切的抬头,英俊严肃的脸上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人呢?她人呢?”

  “在大门口,没让进来。”

  “胡闹,立刻让人进来。”男人面带怒意,话说完又觉得不合适,手足无措的站起来。“算了!我亲自去迎她。”

  说完大步出了办公室,机要秘书愣了一下飞快跟上。

  站在宏伟肃穆的军部大门口,江南绯觉得无比的羞辱与难堪。虽然早就知道失去霍北疆妻子的身份,她会一文不值,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真的面临才发现事实永远比预想的更残酷。

  江南绯不由得的想起一年前,自己跟霍北疆的对话。

  “跟我离婚,你知道自己放弃的是什么吗?”男人笔挺的身姿微微弯下,眼底满是痛苦,好像一瞬间老了很多。“南绯,十年了可以不要在闹着离婚吗?没有我……你傻乎乎的谁能保护。”

  江南绯后退一步,心虚的不敢看他的眼睛,明明心里想的不是这样,可嘴上却半点不肯退上。“我不爱你,嫁给你也是被逼的。如果我们不结婚,我弟弟又怎么会死?”

  她顿了顿,心口一阵阵揪着疼。

  俩人结婚当天,她唯一的弟弟意外坠河而死,没过多久身体本就不好的父母也跟着先后离世。本就排斥的男人,彻底成了她的仇人。这十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离婚,甚至几次闹到军部大楼。

  “对不起!”霍北疆痛苦的垂下眼眸,不顾她的反抗把她强横的搂进怀里。双臂像钢铁一样禁锢住不放,好像要把她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放开,你放开我……”最后的话全数被男人的吻封住,江南绯被亲的大脑一片空白,直到眼前发黑才被放开。

  “啪!”抬手就是一巴掌,打的毫不留情。

  霍北疆英俊的脸上神色木然,空气凝滞良久,他勾起一抹略带残忍的笑,“江南绯,你真是我见过最蠢的人!你以为乔竟轩是真的爱你吗?错了……”

  他端正身姿,气势惊人,一字一顿的说:“除了我霍北疆没人爱你。”

  江南绯一步步往后退,在他的视线之下心头一片乱麻。乔竟轩是她的初恋,没嫁人之前,她确实幻想过以后嫁给乔竟轩。

  可自从高三辍学之后,她就再也不会做梦了。本来以为永远不可能的人,后来主动表白说愿意等她,此生只爱她一人。

  “你到底怎么样才能同意离婚?”她痛苦的捂着耳朵,拒绝去听霍北疆的话。

  “我给你一年的时间,让你去看清楚乔竟轩的真面目。如果一年后,你仍然执意要离婚那么……我就成全你。”霍北疆深吸口气,心中知道无论自己做什么在南绯心目中,都是错的,都是别有用心。可是他仍然不想放弃。

  “在此之前,我会对外宣布我们婚姻破裂。”

第2章 事实真相

  “好!”江南绯怔怔的看了霍北疆一眼。本来做梦都想离婚的决心,现在听他终于松口,心里居然空落落的。

  婚姻十年,除了小姑子霍瑾兰之外她跟霍家所有人关系都不好。是他护着她,任由她胡闹。她喜欢国画,他就给她找最好的老师。她想创业,他会悄悄为她铺路。

  这些她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感动。可每次一想到弟弟的死,她就退步了。

  弟弟的死就是一道无法跨过的鸿沟,她甚至会想,如果当初她不结婚,她不胡闹,她更懂事一点,细心一点会不会悲剧就不会产生?

  她也会真心爱上他?

  可惜……没有如果。世界上那有后悔药!

  “军事重地,请勿靠近。”巡逻战士的声音把江南绯从记忆中拉回,原本迷茫的眼神也渐渐变得清明。

  自从她跟霍北疆离婚的消息放出去后,她这一年来遭到了过去十年都没有过的冷遇。看透了许多人的真面目。

  乔竟轩的虚伪,所谓的真爱不过是冲着她首长夫人的身份,想要获得更多的商业利益罢了。最好的朋友霍瑾兰更是露出最恶毒的真面目,她的真正目的是想取代自己嫁给霍北疆。

  高二暑假打工时自己被人栽赃傍大款,也全是霍瑾兰一手搞的鬼。结婚后她没被霍瑾兰玩死,全是因为有霍北疆压制着。

  直到俩人假离婚,才让她彻底的看清真面目。

  关于弟弟的死,她甚至无意中发现了惊天秘密,这些都等着她来查清楚。

  在巡逻战士的驱赶下,她不得不后退,一直远远的退到警戒线外围。随着脚步的后退,心也跟着缩到了角落,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应该来赴一年之约!

  来干什么?

  拿离婚证?

  破除离婚谣言?

  不……弟弟的死还没查清楚,该报的仇还没来得及报,心中的裂痕她暂时没办法修补。

  江南绯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从大门里快速奔跑出来的修长身影。就在她想要转身时,突然身后传来巨大的撞击力,眼前的一切从霍北疆的脸转移到天上。

  身体像布娃娃,被高高的抛起又狠狠的坠落。

  江南绯大脑一片空白,身体疼的只想到一个词汇‘粉身碎骨’。她看到霍北疆惊骇、绝望、痛苦、悲伤、仇恨许多复杂的情绪。

  “南绯!”

  最后听到的是他撕心裂肺的声音,整个人陷入黑暗的深渊。

  *****

  纺织厂低矮的平房让人出了一身的汗,空气中到处飞扬着灰尘,一群年轻的女工正在手脚飞快的忙着。

  忽然,紧闭的大门被人猛的推开,一个面相刻薄的中年妇女带着人快速朝着角落走去。角落的地上年轻的女孩正靠在墙上睡觉,被中年妇女一把抓住头发拖了起来。

  “放手!”江南绯是被疼醒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没反应过来。脑海里最后一幕定格的是霍北疆从里面冲出来的样子。

  车祸绝对不是偶然,会是谁?霍瑾兰还是乔竟轩?亦或者是那个对弟弟下手的人?

第3章 重生纺织厂

  “我们这里招的是工人,不是懒鬼。”中年妇女抓着头发不放,高声骂道。

  原本正忙碌的厂房也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同情的看着江南绯。

  “放手。”江南绯脑袋一片浆糊,她睁着灵动鲜活的眼睛看着眼前的2017注册秒送金,觉得面熟但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直到她的眼神扫过低矮的厂房,落在霍瑾兰的脸上。

  霍瑾兰,霍瑾兰……这张脸让她的眼睛迅速变成赤色。直到头皮上的疼痛传来,才让她惊醒。猛然看向纺织厂老板娘田月桂。

  那双眼睛从鲜活灵动到血腥狰狞,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田月桂被吓的不自觉的松开手,朝后退了一步,揉揉眼睛发现人还是那个人。

  刚刚也许是她看错了。

  江南绯站在原地,闭着眼睛因为剧烈的情绪波动,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冷静下来。

  她想起来了!

  这是高二暑假打工的纺织厂,记得因为她感冒吃了药,睡着被老板发现給赶了出去。当初年轻气盛,又傻,心中憋着一口气一个多月的工资都没要。结果导致高三辍学,没能上大学成了她心中一辈子的遗憾。

  可是这……这怎么可能呢?难道是她在做梦?不对,头皮传来的疼痛是真的,她并不是在做梦。

  “懒鬼,上工时间睡觉,一分钱工资没有,你被开除了。”田月桂趁着她没有防备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和算计。

  她现在只想把这个臭丫头赶走。

  这样她不但可以省下两个月的工资,还能少了个眼中钉。

  “等等……”江南绯想要把头发从她手里解救出来,可只要自己一动整个头皮就好像要把人给撕裂,只能被动的跟着田月桂的节奏往外走。

  “你放开,我让你放手。”她不停的挣扎,最后被田月桂拖出去丢在地上。

  她吃疼的捂住头皮,浓密的头发已经被田月桂扯断了一缕。

  “滚!你这个小贱人,我就知道你平时都是装样子,哼!”田月桂越看江南绯那张脸就越来气,早就听说她不是个好东西了。

  要不是瑾兰偷偷告诉她,江南绯勾搭她丈夫。她还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你凭什么要赶我走?”江南绯也来了脾气,先不管前世怎么样,把眼前的问题解决掉才行。她从地上站起来,跟田月桂对峙。

  一个皮肤白皙水嫩,一个暗沉刻薄。田月桂心中更恨,现在的黄毛丫头都不是好东西。什么七十年代嫁军人,八十年代嫁文凭,九十年代嫁大款。

  说的好听,那来那么多大款?还不是从别人手中抢。

  “就凭你上工时间睡觉偷懒,被我当场抓住,带坏了我们厂的风气。影响了产出,光是这一点我不让你赔偿就不错了。”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就连跟着来看热闹的其他工人都被吓的脸色发白。现在这个年代虽然家家户户都能吃饱肚子,可普通老百姓还是很穷的。

  家里孩子多,买种子买化肥,一年到头手里都没余钱。真要被赔偿产出,倾家荡产都不够。

第4章 栽赃陷害

  霍瑾兰从人群中走出来,拉着江南绯的袖子小声的说:“南绯你别跟老板娘较劲,等一下真的赔偿就完了。你家穷,又没钱。”

  江南绯转头,眼神灼灼的看着霍瑾兰,厌恶几乎要从心底漫上来。可恨她前世不但人傻,心也是瞎的才会看不清楚霍瑾兰的真面目,被她骗了那么多年。

  就这样拙劣的演技,只怕瞎子都能看出来吧?

  看到她这张脸跟十年后几乎没有任何差别。年轻,漂亮。前世她就是听了她的劝告才没要工资就被赶走。不但名声毁了,还被人戳脊梁骨骂傍大款。

  最后她辍学,霍瑾兰却考上了名牌大学。她恨不得现在就撕烂她的嘴,看她还会不会背地里到处散播谣言。

  “南绯你听我的,马上就要开学了,你现在跟老板娘闹的话只会自己吃亏。”霍瑾兰一副为了她好的模样,低着头掩饰住嘴角的冷笑。

  “滚吧!还不滚等着更难看吗?”田月桂得意的双手抱胸,威胁道:“别以为我不敢把你干的丑事说出来,要是逼急了我可不怕丢人。”

  “老板娘你别生气,我来劝劝南绯。”霍瑾兰一听田月桂要说出来吓的急忙上前去劝解,“是南绯的错,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众人一看明明做错的是江南绯,干嘛要让霍瑾兰帮她道歉?脸皮真厚,还文化人呢!呸,简直是给文化人丢脸。

  “霍瑾兰你让田月桂说,我看她怎么往我身上泼脏水。”她大声的喊道,突然来的声音太响,立刻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连霍瑾兰道歉的声音都被盖了下去。

  说了一半发现计划被打断,霍瑾兰低垂的眼神仿佛淬了毒般寒光湛湛。

  “南绯,我求求你,算了吧!”她心中闪过一丝惊讶,怎么也想不到明明就是个软柿子的江南绯怎么忽然变了?

  难道是她知道自己给她吃的感冒药里加了安眠药?

  “你当我不敢啊?你这个小贱人。”田月桂在厂里还没从来没人敢直接喊她的名字,当时就卷着袖子双手叉腰得意洋洋的骂道:“本来想给你留点面子,我就不说了。结果你脸皮实在太厚,说是出来找活做,其实就是想趁机傍大款。哼!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性,连我田月桂的男人你都敢勾搭。”

  原本站在江南绯身边的霍瑾兰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步。

  她们俩是同学,又一起出来找活做,关系最好。现在连霍瑾兰都远离她了,围观众人心中的鄙夷更重,就算原本不相信田桂月的人,也不由得相信了几分。

  “平时很老实的一个丫头,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就是。”

  九十年代的农村,风气依然很保守,谁家女儿要是干了这种丑事,全家人都抬不起头。

  江南绯心中气的翻江倒海,果然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她上前一步,在所有人错愕的眼神中一把抓住田桂月的头发,力气用的极大。院子里立刻响起杀猪般的尖叫声,所有人都吓傻了。

  “啊……”

第5章 未来大嫂

  “你说谁勾引男人?你再说一遍,你说啊!”兴许是被害死时的不甘让她积压在心中所有的愤怒和怨恨猛然爆发出来。南绯的力气大的惊人,扯着田月桂的头发左右开弓的抽嘴巴子,打的又快又急,神情骇人。

  田月桂的脸被她打的又红又肿,咒骂声隔着两里地都能听见。

  围观的人都惊呆了,就连霍瑾兰也不可思议的捂着嘴巴,半天没回过神。

  兴许是她的眼神太吓人,出手又狠辣,吓的再也没敢上前继续跟南绯对打。

  “瞎眼的狗东西,就你那个男人,除了你跟霍瑾兰当成个宝,送给我都不稀罕。”南绯不屑的呸了一声。她算是看明白了,前世自己性子软,小时候被堂妹欺负,长大了谁都能踩她一脚。完全就是因为她放不开,嘴巴笨。

  吵架不会,更别说是跟人打架了。既然老天爷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那她就要让所有人睁大眼睛好好瞧瞧。

  “霍瑾兰,我好歹是你未来大嫂,就算你不喜欢我进你们霍家的门,也别往我身上泼脏水,你对的起你哥吗?老板明明看中的是你,一心想娶你进门呢!”她冷冷一笑,跟霍瑾兰震惊、狠厉的视线撞在一起。

  后者像受惊的小兔子,立刻委屈的低下头。这是她最惯常用的手段,每次只要这样所有人都会同情她。可这次却注定要失灵了。

  “霍瑾兰,你的工资是我们所有人当中最高的,这事老板娘知道吗?而且老板每个月都单独让会计发给你两百元呢!没从公账上走。”前世,她还因为霍瑾兰的工资比自己高,为她高兴呢!想想自己真是傻的要死。

  曾经的自己怎么也想不到霍瑾兰居然从这么小就知道怎么利用男人了。不喜欢,不付出却也能把男人玩弄在股掌之间,确实够厉害。

  想到自己一辈子避之不及的男人,却是霍瑾兰求之不得的,她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快。

  南绯的话让所有人都看向霍瑾兰。

  正好看热闹的人群中就有会计小李,听到南绯的话下意识的往后藏,却被人群故意围住。其他事情大家伙不管,但是说到工资,可是踩到所有人的尾巴了。

  会计小李的表现,明眼人一看就懂了。

  “不是的,不是的……”霍瑾兰泪眼汪汪,控诉的看着南绯,“南绯,我们是同学,是最好的朋友,你……你怎么能胡乱污蔑我?虽然我家比你家条件好,比你漂亮所以你嫉妒我,可我是真的拿你当朋友的。”

  “切!真是好大的脸。”这种时候了,还不忘抹黑自己,她可真是够狠的。

  田月桂刚才被打的狠了,心里憋着一口气现在终于找到发泄的口了,一联想平时丈夫确实经常会往霍瑾兰身边凑。

  还有什么不明白!

  “好你个小贱蹄子,老娘跟你拼了。”田月桂庞大的身体像一座小山似的扑过来,把霍瑾兰纤瘦身体压在地上又是撕,又是咬。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