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09:03

利登顶峰楚天

利登顶峰全文阅读

《利登顶峰》是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作者是亦客,小说利登顶峰全文讲述了主角楚天失业后遭到女友无情背叛,他在失意之际偶遇神秘失忆人成为顶级高手,看他会如何在利欲场里斗出一番新天地,上演情场职场大逆袭……

第001章 酒店客房里的尴尬一幕

  江南水乡,古镇西塘。

  这是在一家酒店的豪华房间里,外面下着雨,室内的灯光暧昧而温暖。

  美女躺在洁白的大床上,浑身酒气,紧闭双眼,浑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我正哆嗦着手小心翼翼地给这位惊人美丽的美女脱湿衣服。

  这是我在酒吧街石桥上邂逅的一位醉美人,担心她在雨中掉到河里去,就把她送了回来。又担心她浑身湿透会着凉,就打算帮她把湿衣服脱了然后离去。

  此刻的我,虽然也喝醉了,但内心却带着纯洁的装逼。

  美女炫目的肌肤让我不敢多看一眼,骚动的心狂跳不止,索性转过头闭上眼继续脱着她的衣服。

  手指每次无意触碰到美女的肌肤,我的心就忍不住一阵剧烈的悸动。

  这是一场人性的煎熬,也是一种充满诱惑和折磨的罪与罚。

  正在脱下面的衣服,突然听到美女发出一声尖利的惊叫:“啊——”

  转过头,看到美女睁开了眼睛,正带着惊惧的目光看着我。

  美女醒了。

  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美女突然就坐起来,抬起手,“啪——”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我脸上。

  “你——”我顿时怔住了,脸颊火辣辣地疼。

  美女是真打啊,力气不小。

  “混蛋,流氓,谁让你进我房间的?你在干什么?你要干什么?”美女目光里充满了惶恐,却又羞愤交加,迅速拉过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然后摸出手机就要报警。

  我慌了,美女显然是把我当成流氓了。

  我忙按住美女的手:“美女,别,你听我解释,不是我要进你房间的,是你在酒吧街醉得一塌糊涂,我好心好意送你回来……”

  美女双目圆睁怒视着我:“你胡扯。”

  我说:“真是这样,你浑身衣服湿透了,我怕你冻感冒了,想帮你脱下湿衣服帮你盖上被子再走的……”

  美女浑身颤抖,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显然她没有相信我的解释,显然她认定我正想对她有所图谋。

  我继续喃喃地说:“其实进了房间之后我本来想走的,你却搂住我脖子不放,嘴里还自语着:鹏飞……不要走,不要离开我……6年了,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在西塘等你……我来了,你在哪里……”

  我努力模仿着美女当时的语气和神态。

  美女脸唰就白了,浑身一颤,带着思索的神情。

  我刚要再说什么,美女倏地又横眉冷竖:“趁人之危,流氓,滚——再不滚我就报警了!”

  一看误会大了,我还真怕美女报警,到时候这种事是解释不清楚的。

  我不再犹豫,二话不说,立刻就滚了,滚得狼狈不堪。

  身后听到美女痛哭的声音……

  我在霏霏淫雨中滚回了自己的客栈,带着窝囊和沮丧的心情蜷伏在潮湿的被窝里瑟瑟发抖。

  此时的我,内心充满了落寞和孤寂,忧郁而伤感,不仅仅因为今晚的遭遇。

  离开北方那座带给我耻辱和仇恨的城市已经三个月了。

  三个月前,只因不愿意听从老板的吩咐坑害客户,我和老板发生了激烈冲突,随即就被老板毫不留情扫地出门。

  随之而来的一幕让我撕心裂肺:当我回到和热恋女友蓝果租住的房间时,发现即将和自己定亲的蓝果正和一个男人赤身在他们的床上做着那不堪入目的丑事。而那男人,竟然就是刚将我开除的那混蛋老板。

  那一瞬,我如雷轰顶。

  事业上的重重挫败,恋人的绝情背叛,几乎让年轻的我彻底崩溃。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无法相信自己最亲爱的人会在这样的时候背叛的现实。

  我永远无法忘记这耻辱的一幕,带着深深的悲愤和酸楚,愤然离开了这座自己奋斗了3年的城市……

  一路南下,我流浪到了西塘,今夜在江湖酒吧里狂饮一番。

  踉踉跄跄走出酒吧,就看到了那酒醉的美女,正在小石桥上左右摇晃身体,随时都有可能跌落到河里去。

  我动了恻隐之心,根据落在地上的门卡,把她送回了酒店,随即就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着今晚发生的尴尬事情,想着和蓝果甜蜜欢愉的过去,想着那令我心碎刀割的一幕,心中阵阵颤抖和绞痛……

  想起一句话:青春的岁月就象一条河,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难以把握的年华,中间飞快流淌的,是年轻隐隐的伤感。

  此时的我,正是如此,我的人生里充满无法挥去的灰暗和忧伤。

  西塘难堪而迷醉的一夜醒来,我一路向东流落到了海州——东南沿海经济最发达的城市,没有之一。

  口袋里的钱已经不能让我继续流浪,我决意在海州留下,首先要活下去。

  很快应聘到海州四海国际旅行社工作。

  我大学旅游专业毕业,还有导游证,虽然在北方没有做过旅游,但这份工作也算对口。

  到新单位报到,接待我的是旅行社副总经理海霞,一个看起来面善纯朴清秀的女孩子。

  我被分到业务部做业务员。

  海霞递给我一个小册子:“楚天,我们公司隶属四海旅游集团,这是我们集团的宣传册,你先熟悉一下基本的情况。”

  我接过小册子,刚翻开第一页,扫了第一眼,随即浑身一颤,僵住了,不由“啊——”了一声。

第002章 不是冤家不碰头

  小册子第一页是四海集团董事长的照片,董事长不但是位美女,竟然就是我在西塘邂逅并在迷醉中发生巨大误会的那位!

  她叫麦苏,名字倒是很好听。

  原来西塘酒醉美女竟然是海州鼎鼎有名的四海集团的大老板!

  这世界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我一时转不过神来,瞬时懵了。

  “楚天,你怎么了?”海霞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哦——没什么。”我慌乱地看了海霞一眼,迅速镇静下来,“我是觉得集团这董事长,可真漂亮,太美了!”

  海霞笑起来,“你算说对了,我们麦董事长是集团第一美女呢。做我们旅游行业的有个特点,就是美女多,当然,像你这样的帅哥也不少!”

  海霞无意中赞扬了我一下。

  我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边怔怔地看着麦苏的照片。

  神出鬼差,世界这么大,海州这么大,我怎么偏偏到了麦苏的集团?西塘那一夜,虽然我是好心没有恶意,但对对我产生巨大误会的麦苏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如果她发现那晚耍流氓未遂的混混神不知鬼不觉到了她的集团,她当然会再次毫不犹豫对我吐出那个“滚”字。

  这时海霞又对我说:“楚天,集团有认证的微博账号,鼓励员工都开通微博,这样可以随时和集团的微博互动,也有利于集团内部大家的交流。”

  “我早就有微博了,只不过平时不大上去看。”我说。

  “认证加v的?”

  “木有,普通的。”

  “行,其实这个也不重要,有就比没有强,没事可以到集团微博去逛逛看看,随时也能了解集团的最新动态。”海霞说。

  “集团大领导也开通微博了吗?”我想起了麦苏。

  海霞说:“麦董开通了认证加v的微博,不过她很少在微博里发文,顶多是转发集团的微博内容。”

  我本想通过麦苏的微博内容来加深了解下她的,看来没指望了。

  下班后,我步行回宿舍,天色已近黄昏,走近路穿过一片小树林。

  走在小树林里,我深呼吸一口气,突然来了练练的兴致,边小跑边练着出拳的动作。

  我在大学就是校武术队队员,主攻散打。

  练到酣处,我一声大吼,一脚揣在旁边一颗树干上,树叶纷纷落下。

  正在这时,对面突然传来“啊——”的一声惊叫。

  我停下来定睛看去,一个女子站在对面不远处,正怔怔地看着我。

  这女子竟然是麦苏!

  显然,麦苏是要从这片小树林穿行而过,恰好遇到了我。

  看到麦苏,我一时也愣住了,没想到会在这遇到她。

  我怔怔地看着麦苏,嘴里喃喃自语:“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一听我说话,麦苏仿佛遇到了可怕的瘟神,急速退后几步,叫道:“你不许过来,站住,不许过来!”

  我木然两手一摊:“我就站在这里没动。”

  麦苏定定神,看着我,带着惊疑的目光:“你——臭流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苦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世界这么大,我怎么不能在这里?还有,请你不要叫我臭流氓,那晚你是误会了,我根本就是好心好意帮你,你却不识好人心……”

  麦苏厉声打断我的话:“住口!滚——你个臭流氓,趁人之危的臭流氓!再不走,我打电话报警了!”

  麦苏说着就摸出手机。

  我生怕警察来了自己说不清,忙摆手:“好了,别打电话吓唬人,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我叹了口气,边说边快速退出了那片树林,走另一条道回宿舍。

  边走我边郁闷,这是什么事啊,明明那晚我是在做好人好事,在麦苏眼里却成了趁人之危的臭流氓了,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哎,人生啊……

  我脑袋昏沉沉回到租住的宿舍。

  我住的是拼租房,18楼,一个单元房被房东隔成了若干个小房间,租金根据位置和房间面积大小也不同。我租的这间带个阳台,一月800,贼贵。不过想租便宜的没有了,这是剩下的最后一间。

  躺在狭窄的单人床上,反复看着小册子上麦苏的照片,我心乱如麻。

  怎么办?走还是留?

  走,好不容易找个份还算合适的工作,走了太可惜,而且目前自己已经到了生存危机的边缘,急需要钱。

  留,一旦被麦苏发现,肯定是立马滚蛋,不但滚蛋,工资也拿不到,白干一场。

  反复琢磨,最终决定留下来。

  妈的,这么大的集团,她是金字塔顶端的董事长,我是金字塔最底层的业务员,只有塔基仰视塔尖,塔尖哪里那么容易发现塔基呢?我带着侥幸心理如此安慰着自己。

  一会儿,我打开笔记本电脑,登陆微博,这微博账号我很早就注册了,好久不登陆了。

  我的微博名字叫肥老头,这还是当初蓝果给起的。

  看到这微博名字,我就想起了失业之后毫不留情背叛我的蓝果,想起和蓝果3年的恋情,想起过去和蓝果的点点滴滴一幕一幕,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看了看自己的微博资料,地址还是山东林州,本想改一下,想了想没动。

  然后我又搜到了集团的微博,看了下,内容挺丰富,都是集团最新动态,也有其他一些方面的内容。

  又搜到麦苏的微博,果然如海霞所说,她的微博没有什么自己的东西,基本都是转发或者评论集团的微博内容。

  我有些失望,看着自己的微博头像发呆,肥老头啊肥老头,这名字起的有趣,那么,有没有相对应叫瘦小丫的呢?

  我搜了下,还真有一个瘦小丫。

  有些意外。

  打开瘦小丫的微博,也是没有认证加v的账号,资料显示所在地为西塘,年龄不详,粉丝很少,只有几个。

  看到西塘,我心里一动,随意浏览她的微博内容,刚发布的一段引起了我的注意:不必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若他们走进不了你内心,就只会把你生命搅扰得拥挤不堪。孤单,并非身边没有朋友,只是心里无人做伴。都市里遍地是热闹而孤寂的灵魂,来来往往的行人,不过是命中的游客,越热闹越冷清。

  看到这段话,我颇有感觉,随即发了一句评论:生命无需过多陪衬,需要的仅是一种陪伴。

  然后我关注了瘦小丫的微博。


第003章 西塘瘦小丫

  继续浏览瘦小丫的微博内容,又看到一段话:这辈子,和谁过,怎样过,过多久,有人因为爱情,有人因为物质,有人因为容貌,有人因为前途,有人因为压力。而当这日子真的要和选择的人一起过了 ,你才明白 ,钱够花就好, 容貌不吓人就行。

  看完这段话,颇有感觉,点了一个赞,然后评论了一句:其实真正幸福的标准,无需理由很简单,只要笑容比眼泪多。你就找对人了。

  刚评论完一会儿,网页显示我增加了一个粉丝,点开一看,是瘦小丫。

  我点燃一支烟,开始写自己的微博:人和人的感情,有时候好像毛衣,织的时候一针一线,小心谨慎,拆的时候只要轻轻一拉,也许只是一句玩笑话,也许是无意间的一个小误会,所有的情感再也不见!

  写完之后,正要关机睡觉,看到有人评论了我的微博,点开一看,是瘦小丫:友不在多,贵在风雨同行;情不论久,重在有求必应。

  看到这段话,我心里赞了一下。

  正要退出微博,突然看到有一条私信,点开一看,瘦小丫发来的:“山东肥老头,你好。”

  我随即回复:“你好,西塘瘦小丫。”

  瘦小丫:“是山东大汉吗?”

  我:“是西塘美女吗?”

  瘦小丫“西塘一定都是美女吗?”

  我回复:“山东也未必都是大汉。”

  瘦小丫:“你说话挺逗。”

  我:“你也挺有意思。”

  瘦小丫:“看到你在我微博下的评论了,看得出,你对生活有点感悟。”

  我回复:“是你的感触启发了我的感悟。”

  瘦小丫:“你多大了?”

  我:“资料里不是有吗?”

  瘦小丫:“资料未必都是真实的,我资料里年龄还是102岁呢。”

  我一想,这倒也不错,反正不是加v认证的微博,资料随便写。

  我说:“我资料里的年龄是真实的,25,美女你呢?”

  瘦小丫:“哎,美女不敢当,年方28。”

  这个瘦小丫比我大三岁,我娘常说,女大三抱金砖。

  我回复:“28,正是2017注册秒送金最好的年龄。”

  瘦小丫:“你嘴巴真甜,不过俺可是黄脸婆,年龄28,看起来38差不多。”

  我淡然笑了下:“你挺痩?”

  瘦小丫:“错,又粗又矮的胖小丫丑小鸭,肥老头,你挺胖是不是?”

  我摇摇头:“错,很瘦,瘦地像人干!”

  瘦小丫:“肥老头,我不信你痩地像人干。”

  我:“那你觉得我像啥?”

  瘦小丫:“我觉得你像山东的地瓜干差不多,嘻嘻……”

  这瘦小丫在拿我开涮,我忍不住摇摇头:“西塘丑小鸭,你做啥职业?”

  瘦小丫回答:“讨厌,本来就长得不漂亮你还叫我丑小鸭,不理你了。”

  我一怔:“你不是说自己是丑小鸭吗?”

  瘦小丫:“我自己可以说,但是你不可以,知道不?”

  我:“知道了,瘦小丫,西塘瘦小丫,你在西塘做事吗?”

  瘦小丫:“这还差不多。你问我在不在西塘做事啊?”

  我:“嗯,是的。”

  瘦小丫停留片刻:“我要告诉你我在西塘开店,你信吗?”

  我:“信。”

  瘦小丫:“为什么?”

  我:“网络本来就是虚拟的,不信也没有办法。”

  瘦小丫:“额……那好吧。”

  我:“西塘水乡,古香古色,游人多,其实在西塘开店挺好。”

  瘦小丫:“你来过西塘?”

  我:“是的,很有味道的地方。”

  瘦小丫:“喜欢西塘是吗?”

  我:“喜欢。对了,你开店卖啥?”

  瘦小丫又停留片刻:“非洲手鼓咯。”

  我:“非洲手鼓店,那你一定很有音乐细胞了。”

  瘦小丫:“谈不上什么音乐细胞,就是喜欢非洲手鼓那种苍凉深沉的声音罢了。肥老头,你做什么职业?”

  我:“旅游。”

  瘦小丫:“什么?你做旅游?”

  我:“是的,怎么?不相信?”

  瘦小丫:“你刚说的,网络是虚拟的,不信也没办法。怎么样,喜欢做旅游不?”

  我随口说:“还可以吧,我其实之前不是做旅游的,最近刚转行,等于是新手了。我觉得旅游是国家大力扶持的政策性产业,前景广阔,而且,做旅游也很能锻炼人,我比较热爱这个行业。”

  瘦小丫:“嗯,说得对,热爱是做好的一项事情的前提,山东是旅游资源大省,其实只打一山一水一圣人的宣传口号太片面了,山东还有很多值得挖掘的旅游项目和景区。”

  我微微有些意外:“瘦小丫,看来你对山东的旅游情况很了解。”

  瘦小丫:“算不上很了解,马马虎虎知道一些而已。好了,肥老头,我有事情要做了,祝你今晚有个好心情。”

  我:“好的,同样祝你也有个好心情。”

  和瘦小丫聊了一会,我觉得这人和自己挺聊得来。

  哎,要是早认识她就好了,这样自己那次去西塘就可以见见了。我心里微微有些遗憾。

  不过想想也不大可能,自己以前很少上微博,根本就没那机会。

  还有,这个瘦小丫在微博里和自己聊得很投机,如果见了真人,说不定会破坏了现在的好感觉,万一瘦小丫真的如她自己所言是黄脸婆丑小鸭呢?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想到这里,我又摇摇头,人生啊,相见不如怀念。

  夜渐渐深了,我孤寂地躺在单人床上,迷迷糊糊快要入眠时,隔壁一阵异样的声响传来,床咯吱咯吱的声音,伴随着男人低低的喘息和2017注册秒送金痛苦而欢愉的声音。

  很快,另一侧的房间也传出同样的声音。

  年轻的情侣们开始做夜功课了。

  这声音撩人心扉,让我年轻的身体忍受着无比的煎熬。

  我叹了口气,找了两团卫生纸塞进耳朵,蒙上头,睡去。


第004章 高不可攀的美女董事长

  第二天一早去上班,在业务部见到了我的直接领导林志雄总监,一个个头高高脸色白净的小伙子。

  林志雄用居高临下的眼神打量了我一番,半天说:“昨天海总和我打过招呼了,既然来了,就好好干,在我的部里做事,要记住四点,第一眼勤,第二手勤,第三腿勤,第四嘴巴不要勤。记住了?”

  初次见面,我感觉这个林志雄不是个善茬,默默点头。

  “好了,做事去吧。”林志雄说。

  我一时有些茫然,说:“林总监,我去做什么?”

  林志雄一翻白眼皮:“废话,当然是去做业务啦,你以为你还能做什么?”

  “可是,我初来乍到,手里一个客户也没有。”我有些为难。

  林志雄呲牙一笑:“菜鸟就是菜鸟,我还以为你带着客户资源来的呢。既然如此,那我给你一个名单,都是我的老客户,你先去拜访他们,在回访中寻找商机。”

  说着,林志雄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串客户的联系方式。

  我松了口气,接过去:“谢谢林总监!”

  “至于能不能揽到业务,就看你的本事了。别忘了,你可是有试用期的,如果业绩达不到试用标准,嘿嘿,那对不起咯……”林志雄说。

  我忙说:“我会努力的。”

  林志雄微微笑了,我似乎感觉他笑的有些坏。

  拿着林志雄给的名单出了门,我要开始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去打拼,要去挖掘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了。

  刚出门,遇见海霞。

  海霞笑盈盈地看着我:“怎么,要去跑业务了?”

  “是的,林总监给了我一份客户名单,让我去回访,希望能有所收获。”

  “我看看名单。”海霞说。

  我将名单递给海霞。

  海霞看了一下,皱起眉头:“这个林志雄,怎么能这样!”

  “怎么了?”我莫名其妙。

  “他给你的这个名单,都是垃圾客户,不是他得罪过的,就是根本没有旅游意向拉了几次没成的。你是刚来的新人,他怎么能给你这样的客户去回访呢?这不是明摆着刁难新人吗?”海霞不高兴地说,“你等着,我去找林志雄。”

  我忙拉住海霞:“海总,别,不要去。”

  “怎么?”海霞看着我。

  我知道海霞是为自己好,但不想因为自己让海霞和林志雄闹矛盾。

  我想了想:“海总,我想这可能是林总监要想给我一个考验,所以才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算是给我的一个锻炼吧,我想去试试再说。”

  海霞看着我眨眨眼:“你真想去试试?”

  我点点头:“是。”

  “我提醒你,那可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很可能是白费功夫,还有,按照公司规定,你是有试用期的,如果业绩上不来,那可是……”海霞有些担心地看着我。

  我说:“我明白,谢谢海总提醒。”

  海霞叹了口气:“那你去吧,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和我联系。”

  我点点头,然后就去了。

  我去拜访的第一个客户是一家国企的工会主席,去了人家办公室,却吃了闭门羹,办公室没人。

  我接着去了第二家客户,是政府一家单位的办公室主任,刚递上名片,那主任说单位要开会,没时间接待,客客气气将我拒绝了。

  我马不停蹄去了第三家单位,是一家企业的老板,那老板刚听我报上家门,立刻就火了。

  “我操,你是四海旅游公司的,滚出去,老子参加哪一家的旅游团也不参加你们四海的,你回去告诉那个狗屁总监林志雄,只要他在四海混,老子绝不做四海的业务。”老板看起来火气还很大,容不得我分辨就把我赶了出去。

  鬼知道林志雄怎么得罪了这位老板。

  一天下来,我跑地腿都酸了,一无所获。

  下班前回公司汇总情况,林志雄幸灾乐祸地奚落了我一顿:“我说楚天啊,你到底能不能干这活,我给你的可都是优质客户,你可别糟蹋了公司的客户资源。”

  看着眼前气焰嚣张的林志雄,我感到心里阵阵憋屈,但现实毕竟是现实,在这个自己之前没有涉足过的行业,现在只能接受现实夹起尾巴做人做事。

  第二天,我继续拜访名单上的其他客户,和第一天一样,一无所获。

  第三天,照旧。

  第四天……

  一周下来,名单上的客户都拜访完了,颗粒无收。

  面对屡战屡败的我,林志雄奚落挖苦的话越来越尖刻,也越来越不客气。

  我心里也很焦虑,上班一周了,自己的业绩还是零蛋,眼看业务部图表上其他同事的业绩都在节节升高,不由内心有些上火。

  快下班的时候,海霞把我叫进办公室。

  “楚天,你确定不需要我去找林志雄谈谈?”海霞说。

  我的倔劲上来了,摇摇头:“谢谢海总,不用,我一定要做出成绩来的。”

  “你可真够倔的。”海霞有些同情却又有些赞赏的口气。

  “只是,我很困惑,作为业务部总监,林总监似乎不大喜欢我出业绩,这是为何?难道我做出的业绩不是他的?”我提出自己的疑问。

  海霞苦笑,却不回答。

  “嗨,海总——”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我抬头看去,一个平头小伙正斜靠在门梆冲海霞腻腻地笑。

  海霞看到这小伙,皱了皱眉头,然后告诉我先回去。

  我起身从小伙身边走过,感觉他带着漫不经心的目光斜视了我一眼,充满了不屑和傲慢。

  吃过晚饭,我到天一广场溜达,摸摸日益空瘪的口袋,琢磨着打开局面的办法。

  广场上的电子屏幕正在播放本地节目,我坐在喷水池旁,边抽烟边看。

  “接下来我们要采访的是四海集团的董事长麦苏女士……”主持人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大屏幕上随即出现了麦苏的头像。

  麦苏在接受记者采访。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大屏幕,看着这位西塘之晚几乎被我剥光衣服此时却高不可攀的美女董事长。

  此时的麦苏看起来是那么儒雅高贵,和那晚的醉酒美女无法联系到一起。

  “我们四海旅游集团是一家服务型企业,对于服务这方面,我一直倡导的就是把客户当亲人,走亲情化服务的路子……”麦苏侃侃而谈。

  我竖起耳朵听着麦苏的话。

  “关于亲情化服务,我的体会是要关注细节,关注生活中最不起眼的细节,很多时候,细节决定成败,细节打动客户,而这些细节恰恰是人们最容易忽略的……”麦苏继续说着,“细节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机遇,而机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机遇是缘分,总是给有准备的人提供的……”

  听了麦苏这话,我心里忽然一动。

  这时,旁边传来脆脆的童音:“迈克叔叔,看,我妈妈,我妈妈在上面说话呢!”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